• 刷脸支付是一场向后看 5 年的战争

    广州客村地铁站旁的一家 7-11 便利店收银台上摆着一台支付宝的刷脸支付设备,通体数码白色的纤细支架举着一个 iPad 大小的屏幕,大屏上方两个黑色的小眼睛就是用来拍摄人脸的摄像头。「眼睛」、屏幕以及「刷脸支付」的物料一起,鼓动着消费者来尝试这个颇具未来感的新支付方式。点击刷脸支付,系统自动识别屏幕前的人脸并关联支付宝帐号,输入手机号码的后四位,支付就完成了。但是,如果你胆敢在早高峰使用刷脸支付,

    2020-02-23

  • 刷脸支付目前有哪些担忧?

    担忧一:用一张照片和一段视频就能成功刷脸?业内人士表示,比起初代的2D人脸识别技术,现在市场上应用的3D人脸识别技术,基本可杜绝这类仿冒。3D人脸识别技术在进行人脸识别前,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进行活体检测,来判断采集到的人脸是否是照片、视频或者软件模拟生成的,有效避免人脸伪造带来的身份冒用。另外,很多的手机APP或是线下的智能终端在进行身份验证时,会要求用户眨眼睛或是做几个连续的指定动作,以确定

    2020-02-23

  • 刷脸支付的隐忧

    刷脸支付的推广并不像二维码支付一样顺利。微信曾表示,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对刷脸支付的接受度并不如三四线城市高,而中老年用户使用刷脸支付的比例也比较高。这和二维码支付的普及过程截然不同,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对互联网更熟悉的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对刷脸支付的担忧。刷脸支付的安全问题和个人隐私问题是用户最担忧的两个方面。今年 4 月,浙江的一家媒体报道,宁波的袁先生在熟睡中被室友用刷脸的方式解锁手机,并从袁先生的

    2020-02-23

  • 刷脸支付的推广模式迷思

    为了让机器确定你就是你,学界业界都做了很多探索和努力。现在随手一搜,还能找到10年前人们为通过手背静脉为标识的生物识别技术所做的推广尝试。科学引领着支付技术的层层迭代,但技术从产品化到商业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商业的维度上,推广普及甚至比技术发明更重要。依照罗杰斯的“创新扩散曲线”,刷脸支付正处于“早期采用”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再“云”的落地业务,都少不了代理、地推的作用,有更高应用成本的刷脸支付

    2020-02-23

  • 刷脸支付补贴无上限,线下遇冷

    2018年12月,支付宝推出首个刷脸支付产品“蜻蜓”,三个月后微信推出刷脸支付机“青蛙”。所谓的刷脸支付,即无需使用手机,拿“蜻蜓”举例,通过支付宝设备屏幕上的摄像头选择“人脸识别”帐号,即可在10秒内完成刷脸支付。与现金和扫码支付相比,刷脸支付的效率提升,无须通过工作人员进行支付确认。理论上,刷脸支付能作为人工收银的补充,能提升支付速度,降低人工成本,于是线下尤其是便利店、商超等支付场景就成了两

    2020-02-23

产品与合作咨询

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全国服务热线: 400-700-6636

工作时间:

8:30~20:00